巨棒土匪香穴 1-14 (2/3)

日番、国产谜片免费看 新会员注册首存送彩金
比基尼美女陪玩百家 二次元猫娘欧派棋牌

   第五章 素琴因妒出粉墙

  秋去冬来,转眼就到了1932年的冬月。

  关东大地冬天来的特别早,刚进冬月就开始下起了大雪。林香兰挺著已经渐
渐隆起的小腹,斜靠在火炕的棉被上,手中拿著一双尚未做好的虎头鞋,不停的
打著瞌睡,一不留神,绣花针刺破了她左手的食指,艳红的血液瞬时流了出来,
香兰赶紧把食指含到嘴里,心里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龙胜虎已经三天没有到香兰这里来了,自从9月16日,日寇在辽宁平顶山
杀害了3000多同胞,虎子听到消息后就回到了卧牛山大寨,伙同山上的兄弟
开始频繁偷袭日军和当地保安团武装,几次成功得手后,卧牛山大寨也成了奉天
城日军的死敌,不过当地百姓却将小虎传的神乎其神,并送了他一个外号「关东
苍狼」。

  香兰怕虎子出了什么意外,当下放下手中的针线,挺著肚子趴在门缝前往院
子里望去,门外大雪纷飞好几天,院中的雪已经可以埋到人的小腿肚子上。兀自
看了一会儿之后,门外依旧空无一人,香兰长叹一口气,用手抚摸著自己的小腹,
又爬回炕上。

  「笃笃」院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香兰赶紧披了一件兽皮大氅,换上厚厚的
兽毛靴,拖著笨重的身子,打开了院门。小虎立在门外,手中牵著一匹白色的龙
驹,头上戴著兽皮帽和粗布围脖,只有两只黑漆漆的眼睛露出来,警觉的观察著
四周。确定四下无人后,小虎快速把马牵进了门洞,回身插好门闩,一把将爱妻
香兰抱起,大步流星的回到了屋中。

  香兰伺候小虎脱下外套,为他打来一盆热水,关心的说道:「夫君,这几日
山上的兄弟们可好,你来的时候安全吗?」

  小虎用热水烫了烫手,说道:「劳娘子费心了,这大雪一下,我便让山中的
兄弟们都猫了起来,想那些小鬼子和二鬼子也不敢摸进山寨。」

  小虎说完,便坐到火炉旁,将香兰揽到自己怀里,伸手摸进了她的小裌袄中,
掀开香兰的肚兜,在她光滑的肚皮上轻轻的揉了起来,少顷,便故意大惊小怪说
道:「哎呀,咱儿子踢我呢。」

  「别逗了,才3个来月,哪会踢人,夫君专会骗人。」香兰说完,便一口吻
在了小虎的嘴唇上,把自己的舌尖送入他的口中,任小虎贪婪的舔吃著。

  「娘子,咱都多久没正经在一起了,每次让你用大奶和脚丫为我出精,我都
不好意思了,今天就让我插上一回吧,我有分寸,浅浅的入,保证听你的话。」
自从香兰知道自己有了身孕之后,对自己就保护了起来,她36岁才第一次怀孕,
格外的兴奋,所以就对小虎封闭了自己的下体,每次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香兰全
靠小嘴、大奶、美脚为小虎服务,也算是尽一个妻子的职责。

  「这可不行,好相公,你就再忍耐几个月,等妾身份娩之后,还不是天天由
著你插,你就乖乖的听话,晚上为妻用这两个宝贝给你出精,好吗?」林香兰说
完,用手一托自己的豪乳,对小虎说道。

  「嗯,我都听你的,不过我这次上山之后,咱们怕是一时半会儿不能相聚了,
明早我去镇南门打听一下,给你找个手脚利索的佣人,瞧你这肚子越来越大,又
自己在家,为夫真是放心不下。」小虎成了男人,也学会了担当。

  「快要过年了,这个季节下人怕是不好找,要不你把你二娘从山上接下来吧,
我以前与她关系最好,想来她应该不会把我还活著的消息传出去,你觉得可行吗?」
香兰问道。

  「说出去也不怕,我现在是卧牛山的大掌柜,再说出卖龙向天又不是你亲自
做的,还有刘二狗、马全福两个人已经都被我杀死,没人再追究这件事儿,你就
放心吧。」小虎宽慰香兰道。

  「好,好,好,我的虎子最厉害了,有你在奴家身边,香兰就什么都不害怕。
今晚妾身一定让你舒服透了再回山……」

  当夜林香兰屋外白雪飘飘,屋内却春色撩人。这所平常的农家小院,在这个
动荡的岁月中,显得分外温馨。

  第二天一早,连续下了几天的大雪竟然停了,多日不见的日头重新挂在了天
空之中。小虎吃过早饭,匆匆牵著白马回了山寨。

  山上山下不过40里路,但雪中行走却十分困难,索性小虎下了龙驹,当即
施展轻身之术,一人一马在雪中竞技开来,中午时分,便奔到了山寨。

  寨中守门的兄弟见大掌柜回来了,赶紧打开寨门,上前献媚的说道:「大当
家的,你回来的真及时,今儿个上午,小柱子在后山打死一只狍子,现正在厅中
炖著呢,你快去尝尝吧。」

  「好来,一会儿你也赶紧过来,这大冷天的,只要半个时辰出来看一趟就行,
不用跟这儿傻站著。」小虎牵著白马进了山寨。

  正厅中,军师林自序正守著一口沸腾的大锅,里面的狍子肉已经炖熟,散发
出诱人的香气。

  「大当家回来了!这大雪天的,你就不要四处乱跑了,免得兄弟们挂记。」
林自序既是寨中的军师,又是小虎的长辈,说话间带著关切的语气。

  「嗯,劳林大叔费心,不过虎子尚有些几件事情需要处理,等我忙完这阵儿,
咱们好好过个年。好家伙,一锅好肉,咱爷俩也喝点吧,兄弟们,拿酒,喝起来!」
小虎说完,招呼寨中的兄弟们开怀畅饮起来。

  酒一直喝到后晌,众人纷纷醉倒在厅中。虎子醒来时,天已大黑,山中的冷
风吹来,夹杂著生硬的雪花,只打的窗棂哗哗作响。小虎推开门往二娘的房间看
了看,房内尚有灯火,想是二娘还未休息。当下虎子把提前留下的一根狍子腿用
海碗盛了,悄悄端到了二娘房前,敲了几下门后,就见二娘穿著单薄的贴身小衣
把门打开,被风一吹,二娘用双臂抱著臂膀,催促小虎赶紧进来。

  二娘名叫许素琴,原是山下地主胡大麻子家的三姨太,后在龙向天去胡大麻
子家砸窑的时候,把她抢到山上。要论姿色,许素琴不如大娘林香兰长的美艳,
论才情,她也比上三娘苏灵儿在琴棋书画上的造诣,但二娘在寨中却高傲的很,
而且龙向天下体未伤之前,却最是宠爱这个许素琴,小虎一直纳闷二娘是从哪里
来的自信,直到现在也未明白。

  其实此时的许素琴也有35岁,身材高挑,站起来足可以用额头足碰到小虎
的鼻尖,一头乌黑茂密的长发,圆圆的大脸盘子,眉眼间有些风尘女子的做派,
而且她身体浑圆结实,看著有些富态,尤其是她的大屁股,就像在裙子里塞了一
个大冬瓜,走起路来一波三折。但小虎知道,二娘虽然看上去风骚泼辣,但名声
却是极好的,在寨子里除了少数几个男人与她说过话,几乎很少有人见她出门。

  二娘一边吩咐小虎把门关紧,自己却跑到床边,拿起一件裌袄披在身上,回
身见小虎端著一条狍子腿,已经知道他的来意,语气依旧冷淡的说道:「你自己
留著吃罢,以后也别再给我送东西,虽然我们是名义的母子,但毕竟我现在是个
寡妇,人言可畏,我说这话,你明白什么意思吗?」

  小虎哪能不明白,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妻子现在需要人照顾,凭二娘的姿色
和身份,小虎肯定不会主动来招惹她。

  「二娘,其实虎儿今晚过来是有个事儿求你,不过你要答应我:如果你听完
能同意,咱们皆大欢喜;如果你不同意,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过,此事却万不可泄
露出去。」小虎谨慎的说道。

  二娘听完,下意识的用手掩了掩胸口,又打量了小虎一番,发现小虎的眼中
并没有她想像中饱含欲望,当下有点失望的说道:「你且说说看吧。」

  小虎就把林香兰尚在人间的消息告诉了二娘,只说香兰现在已经嫁为人妻,
并已经身怀六甲,旁边需要一个体己的人照顾,这才央求他来求二娘下山帮忙。

  二娘听完,眼中闪过嫉妒的神情,心中暗付:林香兰比我尚且大一岁,人老
珠黄的,又是个土匪的遗孀,怎么还有人肯娶她。想我许素琴也算是出身大户,
老寨主在的时候,哪天不是离了我不行,凭什么她林香兰就能在这把年纪嫁人生
子,我许素琴就要为一个死人守寡,老天,这也太不公平了。想到这,许素琴干
脆的答应了小虎的请求,她倒要下山看看林香兰到底是找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估计不是瘸子,也是个瞎子,好人谁能娶一个半大老太太!

  第二天,小虎便以护送二娘下山寻亲为由,让二娘做男人打扮,骑在自己的
高头大马上,他自己却扮作牵马的下人,踏著积雪,两人慢吞吞的向卧牛镇走去,
一路之上,小虎心事重重,他不知道到了之后怎么给二娘说自己已经与大娘结为
夫妻的事情,反观二娘许素琴出得卧牛山寨,心情一片大好,坐在马上哼起了二
人转,竟也婉转动听。

  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到家之后,二娘许素琴看著多日未见的姐妹林香兰,心
中又是羡慕又是嫉妒。此时林香兰经过与小虎几个月的欢好,情欲得到释放,心
情自然舒展,所以模样越发俊俏,皮肤白里透红,像是年轻了十几岁,而且香兰
自豪的挺著还不算太大的肚子,俨然一副少奶奶的幸福模样。

  「大姐,我看你真是越活越年轻,估计你相公没少滋润你吧?」许素琴背著
小虎,跟香兰开起了荤玩笑。

  「你可真没个正形,不过你还真说对了,他啊,上来那股子狠劲儿,我是招
架不住,跟以前那个死鬼(指龙向天)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香兰说话的
时候,神情很是自豪,却没有发现许素琴脸上的不快。

  「你快别吹了,老寨主的功夫咱们姐妹都是领教过的,你说你男人比他还强?
你把他叫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有那么大本事,让我们林大美人如此服帖。」
二娘说话开始夹枪带棒的讽刺起林香兰来,声音也提高了许多。

  「你瞎嚷嚷什么,就跟你不知道是的。相公,先不要管你的马了,进屋来暖
和暖和,你二娘吵著要看你呢!」林香兰以为小虎早已把她们成婚的事情告诉了
许素琴,当下也不掩饰,把小虎喊进屋里坐下,并端了一杯热茶,自己先试著喝
了一小口,确定温度正好之后,才递到了小虎手里,接著她自然而然的坐到了小
虎旁边,满脸幸福的把头靠在了小虎的肩头上。

  许素琴看到眼前这一幕后被彻底惊呆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小虎竟然娶了比
自己还要大一岁的林香兰,再说林香兰还是小虎的义母,这两个人怎么能走到一
块呢?天哪,真是太乱了!

  小虎看著许素琴的惊讶的表情,轻轻拍了拍林香兰的肚子说道:「二娘,为
了不让你吃惊,之前一直没有给你说实话,其实几个月前,我和大娘就已经结成
了夫妻,并有了骨肉,希望你今后能在我回山的时候,帮我照看著她们娘俩,胜
虎感激不尽!」

  小虎说完,起身冲许素琴深深的鞠了一躬。

  林香兰听罢,才知道许素琴是被小虎骗来的,当下羞臊的满脸通红,对许素
琴支支吾吾的说道:「妹子……我和小虎……我们两个……其实……那个……我
们,反正我们已经成亲了,别人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吧,希望妹子日后不要嘲笑我
才是。」

  小虎心知这种场面自己不能在场,当下对二娘说要去市场买些吃食,转眼间
就溜走了。

  许素琴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看著满脸通红的林香兰,她这才发现,林香兰如
今的言行举止就像一个不满三十岁的姑娘,与以前的生活状态截然不同,虽然许
素琴在心里一下没法接受香兰与小虎的婚姻,但对于香兰现在的幸福生活还是无
比的羡慕。

  「大姐,你真的相信一个毛头小伙子能给你带来平安幸福吗?小虎以后会碰
到更好的女人,到时候你又该怎么办呢?」许素琴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妹子,不管你信不信,小虎是真的疼爱我,就算以后小虎再娶别的女人,
我也是他的原配夫人。再说,这个乱世,有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有个有情有
义的男人在身边,我们女人心里就有了依靠,你说对吗?」林香兰解释道。

  「可你们是母子,虽然咱们跟小虎没有血缘关系,可他毕竟叫了我们十几年
的娘,你的心里真的就一点儿也不介怀吗?」许素琴依旧不能理解香兰与小虎的
婚姻。

  「呵呵,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和你想的一样,小虎再大,在我的眼里也只是
个孩子,可当我见到他的大家伙之后,就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后来小虎一边
叫著我『亲娘』,一边趴在我身上使劲插著我的下面,那种感觉真是刺激,那天
晚上,我被他整整弄丢了7次身子,从小到大,我还没这么舒坦过。之后,咱也
想过自己是什么身份,一把年纪了,寻思著大不了就当他的相好,能过几年算几
年,总比独守空房强。但小虎却硬是跟我拜了天地,这不,我俩还有了骨肉,等
孩子生下来,就是让我马上去死,我也认命,毕竟我已经是个完整的女人,有过
自己的孩子,有过幸福的婚姻,得到过丈夫的疼爱。」林香兰说话的时候,满脸
的幸福表情,就像是在诉说著一场美梦。

  「一边叫你『亲娘』,一边入你,你们俩也真行,你光说小虎的东西大,到
底有多大,能让你放弃了伦理,不顾一切的跟著他。」许素琴已经让林香兰吊起
胃口。

  当下,林香兰就对许素琴说起她与小虎在一起的经过,包括小虎强悍的性能
力,对自己的疼爱,还有自己怀孕之后,都是靠小嘴,脚丫,大奶帮小虎出精的
事情,全部告诉了许素琴。许素琴听罢早已面红耳赤,以前在书中看到的淫荡情
节,活生生的发生在自己的眼前,仿佛那一幕幕的场景就在自己眼前发生一样,
直听的许素琴下体火热,那穴中的汁液,几乎要奔流而出。

  其实许素琴比起林香兰的开放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之所以在山上能耐住寂
寞,全靠她有一根木头做的男性生殖器,又名『如意棒』,这还是她给胡大麻子
当姨太太的时候得到的,上山之后,龙向天比起胡大麻子生猛了不知多少倍,这
根如意棒也就被许素琴搁置了起来,直到龙向天下体受伤,许素琴才又偷偷将如
意棒找出,夜晚空虚的时候,就拿出来自己弄一回,用起来虽没有男人的家伙来
的舒服,但也能满足自己的欲望。今儿个听林香兰一说,小虎的肉棒竟然比龙向
天的还大上许多,而且性能力又强,听得许素琴心里都开始痒痒的。

  林香兰这个过来人什么看不明白,她理解许素琴现在的感受,加之自己的肚
子越来越大,而相公小虎的性能力又让她疲于应付,所以当她看到许素琴双腿加
紧,面红耳赤的模样,心里就有了打算。

  晚间吃饭前,小虎已经把大厅隔壁的厢房收拾出来,并提前烧好了土炕,被
褥也全部换了新的。许素琴看著小虎为自己忙里忙外,心中有些感激,吃饭的时
候她还特意偷看了小虎几眼,以前都是像看一个普通的小孩子一样没什么感觉,
现在变换了角度,她在心里把小虎当成一个纯粹的男人来观赏,一看之下,果真
英武非凡,又想起林香兰说的:我老公的鸡巴至少有8寸(27厘米)大小呢!
许素琴竟然开始心慌起来,不时用眼睛扫一下小虎挺拔的身躯,等到小虎察觉的
时候,她便赶紧把头垂下,模样当真是娇羞无限,一顿饭吃的分外难受。饭吃到
最后,林香兰看许素琴对小虎恋恋不舍的样子,在她回屋之前,林香兰坏笑著对
她说了一句:「妹子,门可一定拴紧,小心晚上有人钻你的被窝!」

  许素琴听完叫了一声「讨厌」,风骚的跺了一下脚,红著脸跑回了自己的房
间。回到房里后,她把房门紧紧的拴好,双手捂著胸口,心中开始犹豫不决起来:
不知大姐最后是跟自己开玩笑,还是说真的,难道小虎晚上真的会来钻自己的被
窝?最终,许素琴转身把门关好,却将门闩拉开,暂时让外面的冷风无法吹进来。
之后,素琴满怀期待的将自己的外衣全部除去,身上只留下一件红色的肚兜,和
一条白色的丝质短裤,上床前又从水壶里倒了一盆热水,用一块粗麻布撩著热水
将下身仔仔细细的擦拭了一边,这才满意的钻进了被窝。

  陌生的环境让许素琴辗转难眠,火炕上的温度使她的身体也跟著发烫,她用
手指摸了摸自己刚刚清洗过的下体,竟然又变成了一片沼泽,当下她慌忙起身,
用粗麻布小心翼翼的把穴中流出的淫水吸尽,忍著下体的酥痒重新钻回被窝。灭
灯之后,素琴回想起林香兰对她说过的话,还有她和小虎让人羡慕感情,作为一
个女人,真该为自己找个依靠,而不是躲起来用一根木棍来欺骗自己的身体。只
可惜自己命不好,不能跟林香兰比,没有早点找到小虎这样难得的有情郎君。黑
暗中,许素琴双眼圆整,她仿佛听到隔壁房中林香兰的呻吟声,叫的是那样的开
心,是那样的陶醉,那样甜蜜,许素琴赶紧把头蒙上,尽量不再去想这些事儿。

  半个时辰之后,正当许素琴昏昏欲睡已经不对小虎的到来抱有希望的时候,
门突然被打开了,接著是小虎开心的笑声和他回身插门时弄出的声响,许素琴一
下激动起来,赶紧调整呼吸,假装已经睡著的样子。

  「二娘,是我,我是虎子,你睡了吗?」小虎用洋火把房内的蜡烛点燃,藉
著烛光小虎看到了裹在被窝外二娘那张艳红的小圆脸,正娇艳欲滴的泛滥著一个
饥渴女人的春情。

  刚才林香兰在房中对他说:相公,你二娘这个浪蹄子怕是已经看上你了,刚
才吃饭的时候,要不是我在场,恐怕她早就钻到你怀里了!一会儿你就去她的房
间看看,如果能推开门,就说明我那妹子已经决定跟你了,那就你就直接进去为
所欲为。待相公将我那妹子拿下时,我们姐俩就都是你的人了,以后一起伺候你,
有了她的帮忙,为妻也就再不怕你下面的坏家伙了。

  小虎听完先是忧郁了一阵子,但近几个月他都没有用过香兰的下体,虽然香
兰怕他难受,尽量用别的身体部位为他出精,但男女之间那种情趣已经不复存在,
加之小虎现在正是火力旺盛的年纪,古语有云: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他现在
也急需找一个发泄的对象,还有二娘吃饭时对他流露出的媚态,让小虎早就欲火
难耐,索性就按林香兰说的,心急火燎的推开了二娘的房门。

  许素琴察觉小虎已经坐到了自己的床边,耳中传来小虎急促的呼吸声,小心
脏开始不受控制的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这与她以前和男人欢好的心态不同,她
第一次被破瓜,是被家人卖给了胡大麻子,迫于生计的才做了他的三姨太,第二
次被龙向天抢上山寨,为了保命,只能以色相侍奉。这一次,却是她自己为小虎
留的房门,而且自从许素琴躺倒床上,就开始不停的幻想小虎钻进自己的被窝后
会怎么样收拾自己,她虽然有些怀疑林香兰说的话,觉得有些言过其实,但无风
不起浪,小虎下面就算没有龙向天的鸡巴大,但最少也比胡大麻子强。更何况自
己常用的那条冰冷的如意棒,哪有男人下面那根坚挺有力、滚烫多情的肉棍好!

  「二娘,你别害羞,我与香兰知你在山上孤单寂寞,下面那好端端的香穴却
终日得不到安慰,所以虎儿特来为二娘解闷儿。」小虎说完,已经坐到了床上,
快速脱掉自己的衣服后,赤条条的钻入了二娘火热的被窝里。

  许素琴顿时又惊又喜,激动的差点叫出声来。小虎高大结实的身体,一下贴
到了她只穿著单薄衣物的身子上,雄浑的男人气息瞬间传到许素琴的脑子里,使
她的娇躯兴奋的颤抖了几下。

  察觉到许素琴的反应,小虎知道她是不好意思,所以才故意装睡,顿时玩心
又起,他倒要看看二娘到底能装到什么时候。接著小虎就一口吻在二娘的香腮上,
嘴里还自言自语的说道:「好香。」

  许素琴压抑著自己的冲动,双眼紧闭,尽量放松自己的心情和身体,她不想
让小虎这么快识破自己饥渴的心理,日后再不珍惜她的身子,对于男人,许素琴
要比林香兰懂得多,她知道男人想要的是什么样的女人。

  小虎见许素琴依旧不肯回应,当下加大了手上的尺度,隔著她大红色的肚兜,
开始用力的揉搓素琴的香奶。

  「哦」,许久未被男人碰过的身子一经小虎的抚弄,许素琴终于按捺不住自
己的情绪,嘴里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声。

  「二娘,你的肚兜上还绣著牡丹花呢,真好看,不过睡觉最好不要戴了,让
虎儿给你脱了吧。好家伙,二娘的奶也不小呢,让虎儿尝尝,里面有水不?」小
虎故意使坏,把素琴的肚兜扯掉之后,一口含住了她大半个奶子,同时用手又握
住了另一只,同时用手指和舌头逗弄起素琴的两个奶头来。

  「嗯,嗯。」素琴敏感娇嫩的身子,已经快十年未被男人这样玩弄,当下呼
吸声变成了娇媚的呻吟,又像是梦中的呓语。

  「二娘端是养了一身好肉肉,虽没我妻香兰的白皙,但比她的要嫩滑许多,
我且看看二娘的下面的情口,有没有大娘的风骚。」小虎说完已经放开了素琴的
双乳,一头扎进被子里,用手挑著被头,接著烛光,看到了素琴乌黑的肉洞。

  其实许素琴与林香兰的身体截然不同,她的身材只能算是中等,并没有香兰
那样傲人的双峰,而且她阴户的颜色也不漂亮,有些发黑,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
中年妇女的穴儿一样。但素琴的下体有样别的女人无法企及的特点,就是她阴道
内的穴肉生的层层叠叠,就像冰糖葫芦的形状,只要男人把肉棒放进去,便可以
自动收缩,两人几乎可以在不动的情况下,体会性爱的美妙。古书中也有记载:
此穴名为乌螺穴。

  但小虎此时只是用眼睛看了一下,哪里晓得这穴中的奥妙,顿时兴致减半。
光凭外表,不要说张牡丹那种保养完好的『粉蝴蝶穴』,就是妻子林香兰的『春
水穴』都比许素琴的下面这个乌起码黑的肉洞好看。

  但碍于许素琴还要为自己照看林香兰的这份情面,小虎只得把戏演下去,但
随即钻出了被子,只用手指象征性的在许素琴的情口拨弄了两下,违心的说了几
句赞美的话,无非就是水多,肉嫩之类的,让许素琴听起来感觉苍白无力。

  女人都是敏感的,许素琴已经从小虎敷衍的话语里听出了他的情绪,却不知
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以前无论她在地主胡大麻子家里,还是在卧牛山大寨中,哪
个碰过她的男人不是见天缠著她,怎么到了小虎这里就这样被他嫌弃呢。当下许
素琴的心情也一落千丈,故意转过身子避开小虎依然放在她双腿之间的右手。

  看著许素琴的反应,小虎也觉得有些对不住人家,虽然二娘刚才一直未曾说
话,但身体的反应一直很激烈。当下小虎强忍著心中的矛盾,用手将自己的肉棒
撩拨起来,看著硬度差不多了,就从许素琴的屁股后面把肉棒伸了过去。

  许素琴本来心中十分恼怒,但小虎的大鸡巴一顶到她的肥臀之间,她立马感
觉到了小虎下体的伟大与坚硬,当下心情稍稍好转,将双腿叉开一点,任由小虎
用那条粗壮的大肉棍,在她的耻部乱顶一气。

  经过张牡丹和林香兰的调教,小虎早就对女人的身体了如指掌,待自己的龟
头蘸满二娘的体液之后,屁股一用力,自己的肉棒就顺利捅入了素琴的那个绝世
名器。

  「哦」素琴低低的叫了一声,这个侧立的姿势,使她的情口无法完全打开,
加之小虎的肉棒又是那样粗壮,蓦然被他硬生生的插入,素琴一下惊慌起来,阴
道瞬间将小虎捅入的半截肉棒牢牢锁住,而且洞中层层叠叠的穴肉开始自行蠕动
起来,就像婴儿的小嘴,不停的把小虎的鸡巴往里吸。

  「哎吆,二娘你的穴穴会自己动呢,真舒坦,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身上长了
这么一个宝贝,如果早被我知道,你也就不会忍受那么久的寂寞了,哎吆,真受
用,二娘,你且把腿在分开一点,对,放到我的腿上,让我再往里插深一些,我
的好宝贝,真是好东西,舒服死我了,我的好二娘,我的宝贝疙瘩,虎儿刚才有
眼不识金镶玉,差点就错过了你下面这个迷死人的肉洞洞,虎儿这就将功赎罪,
好好伺候二娘一回。」被素琴的宝穴一夹,小虎顿时像换了一个人,情欲高涨,
下体也变得坚不可摧,使劲往素琴的穴中插去,但由于体位不合适,不能一棍到
底,但也受用的难以自控。

  素琴此时也是情似煎熬,下体被那么大的一个肉棒插入,顿时穴中被塞的严
丝合缝,看来大姐香兰下午告诉她的都是实话,她何曾享受过如此美妙、年轻的
肉棒,当时就把双腿尽力分开,一条腿挑著厚厚的花被,虽然有些辛苦,但穴中
传来的那种充实、甜美的感觉瞬间占据了她的心头。但女人都是小心眼的,她还
为小虎刚才对她的冷漠感到生气,心想自己这么好的一个宝穴都舍得让你用了,
你倒好,生在福中不知福!索性素琴继续装睡,虽然她现在身体和口里发出的呻
吟声都变得异常撩人,但她就是不跟小虎说话,故意冷落小虎。

  连续抽插了几分钟之后,许素琴的右腿终于没了力气,接著双腿就并拢到了
一起,小虎能用鸡巴插入的部分就更短了。小虎当即起身,从素琴的穴中抽出肉
棒,一把将她的身体扭转过来,自己直接趴在了素琴的香喷喷的身子上,这一次
他对身下的人儿可谓倍加珍惜,随手拿起自己的绣花枕头,垫在素琴的屁股下方,
急匆匆的将肉棒摆好位置,接著用龟头将素琴的阴唇分开,也不管二娘能否吃下
自己的巨棒,自顾狠狠的一杵,瞬间就将肉棍全根插进了素琴的乌螺宝穴。

  「啊」素琴失声叫了出来,但随即就收了声音,身体止不住的发抖,刚才小
虎这狠狠的一棍,直戳到了她的穴心子,就连她穴中的嫩肉都跟著颤抖起来。可
在小虎看来,这时从自己鸡巴上传来的触感才是人间最美的感觉。一时间小虎都
忘记了抽插,双手紧抱著素琴的身子,不停的亲吻著素琴的小嘴、香腮和美乳。

  「我的好二娘,你的洞洞咋这么好,夹的虎子的鸡巴好受用,你就别跟虎子
赌气了,跟我说句话,也让虎子知道你现在是痛快还是难过,要不虎子心里没底。」
小虎故意对素琴问道。

  以前都是用木棒捅自己下体的素琴,如今穴中夹著她做梦都不敢想的真鸡巴,
心里怎会不痛快。她嘴里虽然不说,但穴中的嫩肉却一直紧紧包裹著小虎的肉棒,
尽力缠绕著、蠕动著,可以说,此时的素琴,已经完全为小虎著迷,一颗芳心都
全部记挂在了小虎身上。

  在素琴正陶醉的时候,小虎突然就将鸡巴抽离了她炽热的阴道,带出一股骚
汤,素琴的下体随即充满了寂寞、空虚的滋味,素琴当下就撒娇是的摇起了屁股,
盼望小虎可以再次将鸡巴插回来。

  小虎看的分明,嘴里却虚伪的说道:「二娘,既然你不做声,想是不愿与虎
儿欢好,又不忍将我拒之门外,只得默默忍受,虎儿虽喜欢二娘的身子,但也不
愿做强人所难的事儿。今晚就算虎儿得罪了,日后虎儿一定对二娘以礼相待,再
不来冒犯二娘的名节。」

  说完,小虎假装起身去床头拿衣服。素琴哪里能忍得住,当下也不再装睡,
情急之下,她赤著上身,粉臂连忙将小虎宽绰的身体抱住,眼泪夺眶而出,嘴里
委屈的乞求道:「不要走,虎儿不要扔下二娘,素琴既然让你插了下面,就是把
一颗心都给了你,难道二娘的身子就这么不值得你留恋,好虎儿,你就可怜可怜
为娘,你既然把大姐都收在了身边,就一起把素琴也要了吧。奴家不图名分,就
算跟在你们身边为奴为婢,我也心甘情愿。只求你,在疼爱大姐之余,稍稍分一
点爱给素琴,妾身也就心满意足了。」

  二娘饱含真情的告白,让小虎听了感动不已,赶紧转身,将素琴软绵绵的身
子抱在怀里,用手为她擦去腮边的清泪,一口吻在了她的小嘴上,舌头紧接著探
入了二娘的口中,与她香甜的舌尖缠绕在了一起。

  「二娘快进被窝,小心著凉。来,骑到我身上,用你的宝贝肉洞,给虎子套
住鸡巴。傻二娘,我怎舍得你下面这个宝贝,刚才是看你不言语,心里著急,故
意试试你。」小虎安慰道。

  「你,骗的奴家好苦,专会骗人的小坏蛋,把人家插得乱了芳心,又说要以
礼相待,你让娘怎么想,还以为你嫌弃素琴没有大姐长的好看,看不上人家呢。」
素琴抽泣著,羞涩的把头钻入了小虎的怀中,下身用力紧紧的夹了小虎的鸡巴两
下。

  「小浪蹄子,你敢夹我,看我不捅死你!」小虎知道二娘已经雨过天晴,当
下施展手段,用手将二娘的小蛮腰紧紧搂在身上,下体像一条大枪,猛烈的向素
琴的宝穴插去。

  「啊啊啊……不敢了……不敢了……奴家再也不敢了……虎子……娘的大鸡
巴儿……你的肉棒都顶到娘的穴心心了……好美……娘的心儿要飞了……虎儿…
…娘的心头肉……素琴想丢给你好不好……我也要为虎儿生个娃儿……」素琴被
小虎一顿猛插,只用了三百个来回,就丢了身子。

  「哎吆,二娘的穴中好烫,丢身子了吧,哈哈,不要害怕,一会儿让虎儿再
给你顶出一回来,要丢,就让你丢个够。」小虎随即也停下了抽插的动作,用手
轻轻抚摸著素琴磨盘一样的丰臀道。

  「虎儿,刚才你好凶猛,我好羡慕香兰姐,能有你这样威武的汉子。」素琴
说完,重重的在小虎的胸膛上吻了一口。

  「不用羡慕,以后我会常来你屋里,到时候,你别嫌我烦就行。」小虎说道。

  「不烦,不烦,二娘永远都不会嫌我的虎儿烦,二娘想永远趴在虎儿身上,
用小穴夹著虎儿的鸡巴睡觉,你说好不好?」素琴一边说著,一边用手为小虎擦
著额头上的汗。

  「好,不过你要叫的再大声点、再浪点,就更好了。」小虎调笑著怀中的美
人儿道。

  「我怕让大姐听到,多羞人。」二娘有些不好意思。

  「咋,又不听话了,刚才插得你不够是吧,这次我可决不手软。」小虎说完,
翻身将二娘压到了身下,换成了男上女下的传统体位,不过素琴的双脚却被他扛
到了肩膀上,如此以来,素琴的肉穴更加突出,小虎也插的更深了。

  「哦哦哦……好孩子……快把娘亲的脚儿放下来……啊啊啊……哎吆……这
样好深……娘的穴心子都要被你碾碎了……我的好虎儿……求求你……轻点啊…
…素琴的穴要被你插烂了……好虎儿……娘听话……娘这就发浪……给你看……
给我的虎儿看……我是淫妇……跟儿子通奸的淫妇……我是个骚货……给地主当
过小老婆……还勾引自己的义子……还想嫁给自己的儿子……我要嫁给虎儿……
让虎儿天天骑……夜夜睡……素琴的烂逼就是虎儿的精筒……专为我儿盛子孙汤
……虎儿……你爽不爽……娘浪不浪……使劲儿……素琴还从未这么痛快过……」
许素琴这次真是彻底放纵了,歇斯底里的叫喊著内心的感觉,下体也被小虎捅的
水花四溅,床单都溅湿了一大片。

  「二娘,你好浪,你的穴可不是烂逼,是好逼、是香逼、是美逼,是天下最
好的逼,虎子日一辈子也日不够,我的好二娘,再使劲夹夹虎儿,我要出精了…
…」又是连续的几百抽,小虎的鸡巴被素琴的宝穴夹著,很快就有了要射的感觉。

  「呜呜呜……娘已经让你插的不行了……哪里还有力气……好虎儿……你再
加把劲……奴家又要丢身子了……好痛快……一连两次丢身子……娘还是第一次
呢……我的大棒儿子……再给娘几棍……救救你这苦命的娘子……从今往后……
我就是虎儿的女奴……是虎儿一个人的性工具……」素琴的情欲又一次达到了顶
点,这一次她丢完身子后,整个人都变得松软不堪,就像一团白花花的面团。

  「二娘,我来了,接著!」小虎终于达到了高潮,开始美滋滋的射出精液,
每射一次,就往素琴的穴心上猛顶一次,之后,耳边便传来素琴一声声满足的叫
声。

都市生活

分享到QQ空间 QQ空间
分享到推特 推特
分享到飞机TG 飞机TG
分享到Facebook 脸书
分享到微信 微信